专访陈大同︱中国半导体进入2.0时代

来源:内容由半导体行业观察(ID:icbank)原创,作者:张亚,谢谢。
“2000年以来,中国半导体一直处于1.0时代,各个方向都涌现了一大批创业公司公司,大家遵循着丛林法则,优胜劣汰,胜者为王,出现了一批龙头企业。近年来,特别是科创板的出现,标志着中国半导体进入了2.0时代。

璞华资本投委会主席陈大同近期在接受半导体行业观察记者采访时,讲述了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发展变迁。随着产业变迁同时进行的,还有陈大同身份的变换,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从美国到中国的几次创业,到如今的投资人身份,陈大同口中的中国半导体,五味杂陈。

璞华资本投委会主席陈大同

野蛮成长的1.0时代

陈大同1989年出国,2000年回国。按照陈大同的说法,“当时的中国半导体一片狼藉,我所熟悉的上百家国营半导体公司,几乎都破产或者被并购了。在数字信息时代来临的时刻,作为基础支撑的半导体集成电路产业,在中国却岌岌可危!”

回顾历史,国内半导体之路走的异常艰辛。

早在1956年,国家就制定了《1956年-1967年科学技术发展愿景规划纲要》,把半导体技术列为了我国国民经济建设的重点项目之一。现在如《我国第一代硅平面集成电路的诞生》等文章,都还原了那个时代的真实,也有点圣经故事的味道,“神说,要有‘半导体’,便非常艰难的有了‘半导体’”。

2000年开始,群雄并起,各路豪杰辈出。“在1.0时代,几乎所有的国内公司都采取‘国产替代’模式。”陈大同认为这是必走之路,就像一个画家,必须从临摹开始学习。”

这是一个后发追赶时代绕不开的模式,PIN TO PIN兼容几乎成了一条铁律,如果不按此出牌,一心好高骛远,客户的第一个问题就会将你击毙——“有没有国际大公司在用你的产品?”

此外,“因为消费类电子产品要求比较低,可靠性的要求也不是很高,许多初创公司的精力放在了消费电子上,尤其是手机相关的,如基带、视频、音频等周边芯片。”陈大同表示:“这类市场有大量的中小企业,他们面临激烈的市场竞争,容易接受新创公司的产品,也就成为芯片创业公司的第一批客户。当时包括君正、展讯、锐迪科、兆易创新、汇顶、卓胜微等,都是从这方面起步做起来的。”

这个时期, “大家几乎都是工程师创业,没有市场经验,所以许多公司都走了弯路,但当时竞争没有那么激烈,短时期内是允许你走弯路的。”陈大同眼中的中国半导体1.0时期充满了多面的故事,这些故事与他身份的变化密切相关。

陈大同的亲身经历像是整个1.0时代的缩影,代表了一批出国留学,再到回国创业的半导体热血男儿。

从1989年开始,陈大同出国留学并留在硅谷工作数年;1995年在硅谷联合创办了豪威科技;2001年,在上海联合创办展讯通信。两家公司分别于2000年和2007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上市。

2008年,陈大同任北极光创投的投资合伙人;第二年,他与同样是企业家出身的杨镭创办了中投第一支海外高科技基金的管理公司——华山资本。2014 年至今参与创立了半导体产业基金华创投资(已更名璞华资本)。

在1.0时代的第一批VC(风险投资)是从2005年开始,掀起了产业第一波高潮。“第一批VC基本都是美元VC,硅谷很多VC在遇到发展瓶颈时,决定试一试中国市场,先后支持了一批中国美元VC基金的创立,比如金沙江、北极光、红杉等。”

“中国有上万支VC基金,但绝大多数仍不及格,特点就是跟风。”

这是在半导体VC界摸爬滚打十来年的陈大同,在去年清科年度投资论坛上给出的评价。主流VC们的身体柔软的像麦秆,新能源的风、3D打印的风、无人机的风、AR/VR的风吹得他们频频弯腰,疲于追风。“中国有自己的市场和规律,硅谷完全不适合中国情况。”

到了1.0时代的后半段,“2008年到2013年,除了华登国际、华山等少数几家,中国主流VC界却几乎都不投半导体。”陈大同以此来表达VC应有自己独立思考的重要性:“当大家都不投的时候,你投的半导体公司发展都特别好,比如矽力杰、兆易创新、安集微电子等,近几年的上市公司,几乎都是那个时候投出来的。”

在这个野蛮成长的1.0时期,中国集成电路设计业销售额从2000年的一亿美元左右,成长到2019年的400多亿美元,20年间涨了400多倍。但同时期,中国半导体的进口额从一千多亿美元涨到了近三千亿美元,市场缺口却在不断增大。

“从2014年成立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基金(大基金)开始,特别是去年科创板的出现,标志着中国半导体进入了2.0时代。”

陈大同表示:“2.0时代的主要标志是中国半导体界出现了龙头企业。几年前中国半导体公司能有一两百亿的市值就不错了,500亿市值更是无法想象,随着科创板的出现,一年之内上千亿市值的半导体公司已经有十家以上,中国半导体产业终于有了自己的一批龙头企业,就像十年前的互联网产业,自从出现了BAT,就进入了并购整合时期,出现了如今的阿里、腾讯等龙头企业。”

2.0时代开启半导体产业黄金时期

科创板出现之前,半导体企业要在A股上市可谓困难重重,就拿兆易创新来举例,其IPO排队从2013年2月一直到2016年8月,期间经历了两次IPO暂停;2014年以后,半导体中概股集体回归,但回归后的公司想在国内再上市相当艰难;同时,海外收购半导体公司的重组也困难重重,耗时许久。

这些现象,被陈大同称为“国内资本市场的‘肠梗阻’,VC们千辛万苦的孵化出一批优秀企业,但无法通过IPO实现资本回报,就不能形成资本的正向循环放大”

根据上海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董事长沈伟国今年6月28日在SEMICON 2020上给出的数据来看,目前科创板上市公司共115家,其中集成电路企业17家。集成电路板块从受理到上市平均周期约为6个月,中芯国际更是创造了19天最快过会纪录。而在2019年主板上市企业,平均上会排队时长近18个月。

可见,科创板就是高科技公司(尤其是半导体公司)一条非常及时的绿色通道。这促使中国半导体产业进入了2.0时代。

陈大同认为2.0时代的开始有四个标志:

1、创新2.0:创新是2.0与1.0时代的一个重大区别,对于企业来说,“替代产品已经做的成熟之后,就必须开始尝试进步和创新。”陈大同认为半导体企业不能一直低水平重复,而要一步步往中高端走:“如今一些企业在做片上系统集成,把原来的几颗芯片集成到一颗芯片中去,这种模式上的创新,能够颠覆市场形态,从而横扫市场。例如恒玄公司在TWS耳机市场的创新,就是一个成功的案例”。

2、国产替代2.0:最近两年国际形势发生了剧烈变化,由于中美关系变化的原因,国产替代对国内各领域的龙头企业来说,已经不仅仅是省成本的问题,而关乎供应链安全。因此对芯片的国产替代需求比原来强上十倍,几乎一夜之间出现了许多空白市场,包括家电、工业、汽车、电源、功率、通信基站等等。

“这是各个芯片公司跑马圈地的机会,窗口期也就两三年,此后在每个细分市场中,都会有一两家企业站稳脚跟,占据一定市场份额。这时,国内的半导体市场格局也会基本确定下来。”陈大同如此说道。

3、产业并购2.0:在1.0时代国内很少有并购发生,如今出现了一批千亿市值的龙头企业,开始积极着手产业并购。可以预见,5-10年之后,半导体产业会进入良性发展成熟期:几十家龙头企业周边围绕着几百上千家初创公司。初创公司集中于新技术新产品的创新,一旦技术、产品成熟后,大公司将会收购,再利用自己的市场渠道、供应链、品质保障和品牌优势,迅速打开市场,行程产业的良性循环。将来初创公司退出的渠道主要是被并购(预计大于80%)而不是独立IPO,这是被历史证明的产业发展规律。

4、政府和民间相融合2.0:曾经中国的半导体产业几乎都是民间行为,从2014年开始,政府开始行动,政府和市场出现了互动。对于投资额大、回报慢的半导体项目,民间资本很难投资,而政府积极出手,正好补上这块空缺。

“当然,如今中国的半导体产业发展也有些过热,几乎所有亲友都在跟我打听半导体的事情。”2.0时代刚开始就引起了疯狂追捧,陈大同表示:“半导体产业不应该这么热,它就相当于信息时代的修路公司,是一个把沙子变成芯片,修建信息高速公路,让软件在上面跑的基础行业,一个虽然小众,但特别重要的核心产业,不应该得到过分的资本追捧。”

“现在一些公司估值过高,很多资本都拼命挤进来,但有朝一日当资本退潮的时候,对产业的伤害会非常大。”

半导体的人与心

“公司成败70-80%的因素都取决于CEO,CEO有什么样的格局,公司就能做什么样的高度。”

陈大同认为CEO最重要的品质就是七个字——眼界、心胸和执行力。

眼界,即懂市场,懂市场的每一个细节,CEO需从千万细分市场中,找到公司最适合做的部分。策略、公司方向、产品定义、消费者心理等都是CEO需要考究的地方。如果CEO总在战略方案上拍板错误,公司成功的几率几乎为零。

心胸,即容忍与大度,知人善任、严于律己都是优秀的品质。需懂得“人聚财散、财聚人散”的道理,才能吸引好的人才,组织出一流的团队。

执行力,即公司的一套组织纪律及管理制度。公司的决策机制、奖惩制度、公司文化等都最终决定了公司的运营效率,即与竞争对手开发同样产品时是否能更省资源、速度更快、质量高、使产品性能达到极致。

“投资人去见公司,一定要跟CEO谈,听他的创业故事,如何组织团队,如何走的弯路,以及对市场和技术的想法,如此一来,你就对这个人乃至公司有了基本判断。”陈大同一句话点出了背后的技巧。

然则,经验老道如陈大同才能快速地慧眼识英雄,一般的投资人也需要经过市场的不断捶打,慢慢摸索经验。陈大同表示:

“1,投资机构一定要有自己的投资逻辑,不能盲目跟风;2,要有很好的积累,在半导体领域,你不一定能成为技术上的专家,但至少得是半个专家;3,要有耐心,我们坚持投了10年,到兆易创新16年上市开始,才开始有回报,直到去年的科创板才进入收获期。”

陈大同此前就总结过投资的三条定律,分别是:百分之一市场定律、新市场开拓两倍时间定律、新技术开发两倍时间定律。这三条定律无一不是从耐心中磨练总结出来的。

“敬畏之心”是陈大同此次受访最后总结的一个词:“半导体不是其他产业,它是国之重器,半导体人20年走的这些路,还是与国际先进水平差距很远。如今工信部、大基金、地方政府敢于投资半导体,非常值得尊重。毕竟半导体投资这件事,是多么难的事情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